干枝梅 - 文艺沙龙 - 我爱骑行 - Powered by Discuz!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今天是: 2022-10-03    美好的一天,从现在开始
开启辅助访问      

我爱骑行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干枝梅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8-16 22:56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很早就听说过家乡有一种花叫干枝梅,上大学期间,听到有一首唱干枝梅的歌,但一直没见过干枝梅长什么样。      
    第一次真正见到干枝梅,已经是二十世纪末,在沽源参加一个会议。晚饭后,我们几个人相约到所住山庄前面的山梁观景。当我用卡片机拍摄野花时,突然在一个砾石成堆的鱼鳞坑外缘,发现一丛细枝碎花的植物。
    这么干燥的坡梁,这么劣质的土壤,竟然有如此顽强的植物,还能开花,真的令人惊奇。县里的同志告诉我,这是干枝梅。
gzm1.jpg
    哦,这就是坝上草原独有的干枝梅?只见她又细又瘦的茎,整个植株没有一片叶子,也几乎没有什么绿色,甚至大部分根须都是露在外面的。但在植株的顶部,有朵朵淡紫色的小花盛开。花为穗状花序,排列于花序分枝的上部及顶端,每个花序又由几个小穗组成,每个小穗含几朵小花。花朵呈小筒状,五瓣,部分有淡黄色花蕊。整体看起来,几乎给人以干花的印象,丝毫看不到花的鲜嫩。再用手一摸,花瓣的头部稍尖,倒有微微扎手的感觉。
    干枝梅属多年生草本,学名二色补血草,不仅抗寒抗旱,耐瘠耐盐,其生命力极强,花朵与枝干连接紧密,一年四季不落。别看她花枝纤细,但不枯萎,不弯曲,即使遇到再大的雪,也依然能保持形状。别看她花朵细小,但不落瓣,不褪色,即使干到没有一点水分,依然色泽如初。我想,她之所以进化成现在这个样子,一定是与恶劣环境以及自身命运不断抗争的结果。
gzm2.jpg
    再一次见到干枝梅已是几年后。那时,我陪北京的客人到坝上考察,大家被一个红脸蛋的小姑娘吸引住了。小姑娘怯怯地站在一个景区的出口处,怀里抱着一捧花在叫卖。客人中有一位优雅的女士问我:“这是什么花?”我告诉她:“是干枝梅。”并且介绍了干枝梅的特点。她听了以后让我给她和小姑娘拍了一张合影。
    照了相后,她问小姑娘:“你多大了?”小姑娘说:“九岁。”她说:“小妹妹,我把你的花都买了,你赶紧回家去,好好念书,别再出来卖花了。”路上,她几次说起那小姑娘太可怜了,才多大一点儿就出来卖花。我和她说:“坝上条件还是差一些,孩子们利用假期出来挣点书本钱,也是她们接触社会的一个机会。”她说:“话虽然这么说,可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。”
gzm3.jpg
    前些天,那位女士突然给我打电话,说:“现在可以告诉你了。”我好奇:“告诉我什么?”她兴奋地说:“还记得干枝梅吗?和我一起照相的那个小姑娘,她来我们公司上班了。”
    我在脑海里快速搜索着,干枝梅?照相?小姑娘?我突然想起来了:“不会吧,这都十几年了,怎么可能呢?”她说:“都十几年了,有什么不可能的呢?”
    她告诉我,从坝上回去后,她多方联系,辗转找到了那个女孩,开始匿名资助她上学,刚好今年大学毕业。她专门派公司人力资源部去女孩的学校招聘,没想到真就招到了那个女孩。不过,到现在为止,她还没和女孩捅破这层关系。
    我问她:“那为什么不挑明呢?”她说:“我希望她能像家乡的干枝梅一样,脚踏实地,不骄不馁,始终保持自信昂扬的本色。”
    我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动,为这位有爱、细心而又温暖的女士,也为这位干枝梅一样的女孩!

   
    作者:张志军,男,1963年生,河北省尚义县人,在职研究生学历,业余时间以诗书为乐,系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,有诗文见于《当代人》《湖南日报》《意林(原创版)》《贵州民族报》《长城文艺》《北京精短原创》《张家口日报》《张家口晚报》及部分网络平台,入选多种选本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